用俄罗斯互联网大咖啡讲述乌镇令人难忘的故事
时间:2019-03-26 11:28:51 来源:武陟资讯网 作者:匿名


“小梧桐”于泽飞和嘉宾托多洛夫

浙江在线11月19日(浙江在线记者/吴振宇主编/胡伟)“当我回来的时候感觉我有一个很长的梦想...感谢世界互联网大会,感谢所有的遭遇。”乌镇峰会在比赛结束时,来自浙江工业大学的大学生志愿者余泽飞回到了校园的平静学习生活。

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刚刚在乌镇结束。参加会议的余泽飞告诉记者,她和会议的俄罗斯客人,亚太顶级域名组织(APTLD)负责人,列昂尼德托多洛夫在乌镇的一个难忘的故事。

紧张的每一天:“强者可以控制时间的流逝”

在20国集团杭州峰会期间,于泽飞是峰会志愿者“小清河”的成员。 Yu Zefei再次被选为“小梧桐”团队,将成为会议重要嘉宾的接待员。为了完成她在乌镇的工作,她和她的朋友们做了很多细心的准备。

然而,她在乌镇峰会上的服务从一开始就遇到了挑战。由于会议日程的调整,客人Todolov计划于16日抵达,提前到15日。负责接待的余泽飞赶到机场安排相关事宜,一直忙到15日凌晨2点。在不到4个小时的时间里,她起身站起来开始工作。在接到托多洛夫后,他们赶到乌镇西扎,但由于各种原因,他们终于迟到了一分钟,托多洛夫在会议前没有看到客人的照片。

在这方面,于泽飞曾经陷入深深的内疚,以为他的工作失误导致客人迟到。当天下午,托多洛夫邀请余泽飞来咖啡馆,享受漫长谈话中难得的休闲时光。

“一个真正有权势的人可以控制时间的流逝。”托多洛夫告诉余泽飞,人们会在生活中遗漏很多东西。如果不是生死攸关的问题,也许你不必太在意。托多洛夫的话终于让余泽飞感到宽慰,他能够更专注于自己的工作。

在第三次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托多洛夫需要参加几个活动,并接受新闻媒体的采访。时间表非常紧张,于泽飞成了他的临时“经纪人”。每天晚上睡觉前,余泽飞将在第二天通过客人的工作,日程安排和路线,确保安排更安全,更严谨的态度。在会议开幕前夕,于泽飞已经在9:30睡觉了,但新闻媒体有一个新闻电话预约,直到她能够在午夜睡觉。在开幕式上,托多洛夫很快成为记者采访的客人。于泽非还需要经常进行面试和口译工作。托多洛夫和于泽非开玩笑说,也许他们太帅了,所以很多记者都会关注他。

无所事事的朋友:“应该大胆追求有限的生活”

在乌镇共同生活的日子里,两个不同国家和年龄的陌生人逐渐成为无话可说的朋友。

“我告诉他很多关于他自己大学生活的故事,他会向我介绍一下俄罗斯许多社会生活的轶事。”于泽飞说,日常交往给她带来了许多启蒙,托多洛夫就像她自己。这位为期四天的生活导师为她未来的发展提出了许多宝贵的建议,鼓励她努力,有限的生活应该大胆追求自己喜欢的事物。

于泽非还与托多洛夫就互联网技术交换了意见,并谈到了自己对互联网社交平台带来的各种社会影响的看法。托多洛夫告诉余泽飞,互联网可能并不像她所理解的那么简单,但技术发展的步伐将继续向前发展,并对经济和社会带来越来越深远的影响。未来的联合讨论。他还提出,作为人文学科的大学生,于泽非可以更多地了解信息技术等科学与工程,从而丰富了他的视野。

托多洛夫每天都非常紧张。除了参加会议,他还需要每天照顾他的工作。睡眠时间只有三四个小时。于泽飞不仅安排了托多洛夫的参与时间表,还关心他的饮食习惯,并建议他喝健康的乌龙茶。在乌镇时代,烟雨之城的美丽与宁静让多罗夫的身心得到了难得的放松,周围的小朋友也给了他很多关心和喜爱。

11月17日乌镇峰会期间,客人们也是托德洛夫的好朋友安德烈·沃洛贝夫的生日。余泽飞和服务安德烈的志愿者希望准备一个生日惊喜,但他们搜索乌镇后没有买蛋糕。他们只买了一支蜡烛。知道这件事后,托多洛夫微笑着告诉“小梧桐”,他为安德烈准备了一个生日蛋糕。游戏结束后分离:说再见并不是一件令人伤心的事情

在参加乌镇峰会期间,托多洛夫就互联网治理体系建设发表了大量意见,积极呼吁关注互联网产业的健康安全发展,在此次会议上产生了强烈反响。眨眼间,令人难忘的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也在乌镇结束。

“虽然我们不能放弃,但分离的时刻仍然在这里......我会在心里珍惜这种记忆,并相信离别只是一个开始。”在告别托多洛夫的前夕,于泽飞手写了一封信。给“老朋友”的信,过去几天一点一滴就像桐树落叶一样,而且在心池里不断搅动。

于泽非还为托多洛夫准备了三件精心挑选的礼物。:乌龙茶,中国结和小瓷器。在告别的那一刻,她终于没能压抑她留下的感情。 “告别永远不会是一件令人伤心的事情,而是一场新的遭遇。”托多洛夫告诉余泽飞,如果他遇到更多可以影响自己的人,他将获得超出他的想象。挥手告别的托托洛夫开车离开了,余泽飞的思绪依旧留在了过去的日子里。

于泽非说,乌镇的这段美好记忆,特别是托多洛夫的智慧和指导,将激励她在未来的生活中不断改变和塑造自己。 “有三件事要求一个人坚持参加:音乐,体育和外语学习。”托多洛夫已经离开了“小梧桐”的建议。于泽飞认为,当他再次见到托多洛夫时,他一定会让俄罗斯“老朋友”看到一个更好的女人。